喜耀性情读书会(五)——难关不在外

难关不在外──略论意志力与对人生价值的深入和开拓

霍韬晦 *原刊《突破》213期,一九九二年八月号,後刊《法灯》148期,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

      人最难跨越的关是自己。

       从懂事的时候开始,人对自己的将来便会有许多想像、许多企盼、许多憧憬。但往往,经不起现实的消磨,像节日缤纷的气球,飘升之後,便一一归于幻灭。

        许多人在遭受挫折的时候,首先把责任推给社会、推给别人。「坐观垂钓者,徒有羡鱼情」,认为自己很有才干,但得不到赏识,很不公平,由此而产生怨恨的心理,思求报复,或者自暴自弃,对前途失去信心。结果是谁受到伤害呢?首先是你自己。你自己的不平衡使你走上毁灭之路。

        另外有些人在遭受挫折的时候﹐把责任委诸命运。「万事不由人计较,一生都是命安排」,说得好,是教自己安份守己、超越得失;说得不好,是窝囊过日、生气全无。人愈相信命运,尤其是宿命论式的命运,就愈难振作,结果丧失人最可贵的创造力。

       要克服挫折、实现理想,人首先要站起来,成为一个强者、一个创造者。但强者、刚者不是身高体重、不是肌肉浑雄,而是意志力,可以一战再战,永不言倦。

      德国哲学家尼采首先发挥这种意志力,他要伸张他的自我,以成为「超人」,于是把障碍他超升之物,不论神魔、不论习惯的善恶,一律冲破。尼采似乎要把这个意志力(the will to power,有人译为「冲创意志」)看作人的本质,人就在不断的创造中或不断的战斗中来完成他自己。

       然而,尼采并没有给他的意志力定下方向。它只是力量的爆发,力量的壮大;它除了完成它自己之外并不是要成就什麽价值。所以尼采的意志力有盲目成分,或虚无成分,虽然强,但结局不免凄凉。正如孙悟空一个筋斗云能翻十万八千里,但无论翻多少次,仍在虚空,亦即出不了如来佛的掌心。

       因此,所谓坚持,不能为坚持而坚持。中国人常说:「当仁,不让于师」,那是因为实践一种已经被证明、或已经被契合的真理与价值,然後涌现无穷的力量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这就先要明白人存在,不只是一个生物体,追求饮食、货物、男女之欲的满足;也不只是一个心理上的自我、意志上的自我,要求主宰世界;而是要寻求价值的终极,使自己成为圆满价值的实现者。这一念寻求,使他遍历价值的世界,种种人生、种种道理,如但丁之《神曲》,上至天堂,下至地狱,起点即来自内,亦即中国文化所说的「心不容已」。由此起用,可以开天辟地,可以旋乾转坤,何况一己的创造!

        所以,如果要说意志力,则意志力不来自外,而来自你对人生价值的深入和开拓。如果你把自己看成一个生物体,则吃喝玩乐的达成已经足够,更从何产生伟大的力量?如果你把自己看作一个群体的中心,便会要求在这个群体中的权位,以满足自我的膨胀,更从何产生谦卑,或伟大的人格?因果如是,所以只有提高自己的理想,开拓对价值或真理世界的认识,才能激发意志力。佛教所谓四弘誓:「众生无边誓愿渡,烦恼无数誓愿断,法门无量誓愿学,佛道无上誓愿成」,稍加体会,便会使人产生无尽的悲情,由悲起念,便会涌现无穷的力量。

       其实,在文化的领域,由于背景不同、中西之间容或有对最高价值的内容上的分歧,但都是导人求道。我们对「道」的体会可以各有观点,亦各有所得,但不妨碍终极的「道」的存在。正如上文所说,它的起点就在人内心,它的世界愈走愈阔,愈开愈大,人的意志亦愈磨炼愈坚强。「仁者无敌」,我们不但对别人有爱、有同情;更重要的是:我们知道人生的方向,于是可以屡越关山而不会中途停下。「仁必有勇」,当你知道自己的道路走对了,在真理的呼唤下,你会更有信心。即使前有险阻,也难卡住你的意志,反而更加振奋,把险阻视为锻炼你成长的机缘。跨过难关,生命更精采。

        所以真正的难关不在外面,而在你有没有立志、有没有誓下弘愿、有没有超越关卡的勇气。回归自己,才有承担、才有创造。